夜灯


小松:你最可愛。
輕松:會包養你的。
一松:總有一天會傳達給你。
十四松:想守護你。
椴松:想被你守護。
空松:好幸福。

在下是一個假文藝的小六生,即將踏入大人的世界♢主推Kara右♢小學生文筆平平淡淡讀起來毫無感覺♢寫文自娛自樂畢竟不是人人都能忍受我的小學生文筆

【色松+材木松】如初

チビ太的日常(误)
1.角色死亡設定
2.是材木松和色松
3.愛情方面的描寫比較少,所以如果想的話可以當成親情向
4.人物ooc
5.小學生的假文藝爛文筆


チビ太來到松野宅時,只有一松一個人。

“其他人都不在嗎?” チビ太一邊問,一邊在玄關脫下鞋往室內走去。
“嗯。”一松抱著貓,跟在チビ太後面走上樓到他們兄弟的房間,懶洋洋地應了一聲。
チビ太坐在有點發舊的綠色沙發上打量著四周。
漫畫書被人隨意地擱在地上,凌亂的衣服散落一地,還有一袋沒吃完的薯片袋子攤在地上。
他感歎了一聲:“你們這群neet,還真是沒變啊。”
“... ...”
一松沒有理他,走向沙發的另一邊,默默地坐下雙手抱膝,沉默地望向窗外。
チビ太的青筋突地暴起,咬牙切齒地說:“喂!你就不招呼我一下?”
一松斜了他一眼,淡淡地說:“自己去廚房。”
“好歹我也是客人吧!混蛋白癡!”
“... ...反正你也已經很熟了。”一松意味不明地又補上了一句。
“... ...”チビ太突然停住,皺著眉望了望他,見他不再有什麼表示,只好自個兒歎了口氣,認命地下樓。

自發生意外到現在已經五年了。

從那次之後,チビ太就開始往松野宅跑。他也不知道為什麼,是同情還是懷念?抑或是兩者都有吧。

チビ太端著一碟和菓子從廚房拐了出來,經過走廊時卻見一松在客廳里背對著紙門坐著。他想了想,進了門把點心擺在了正中央的圓桌上,又繞過桌子走到一松旁邊跪坐下。

一松正對著的角落原本放著的電視機被移走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稍矮的櫃子。

墻角一旁的紙門敞開,隔著一條走廊的窗戶沒關上。午後的太陽暖暖的,細碎而強烈的陽光直射進客廳,偏偏避開了供著一尊靈位的那個角落。

對比之下,相框裡黑白的照片更顯失色。

刺眼的光讓チビ太眼前一片暈眩,照片裡的人仿佛變得很遠很遠。雖然看不清,但是他知道那人一定是眼裡一片溫柔,英氣的眉毛微微上挑,嘴邊帶著自信的笑容看著他。
チビ太用力揉了揉眼。許是因為陽光刺到眼睛了,眼睛才忍不住滲出幾滴生理鹽水。
チビ太轉頭,窺見了一松難得溫柔的眼神。
他忍不住想,為什麼人總是在失去過後才懂得珍惜呢?
就像失去了花精靈的他,還有失去了空松的一松一樣。

“他已經死了。”他已經死了,現在才作出一副溫柔的樣子又有什麼用?
チビ太強調,提醒著一松以前是怎樣對待空松的,話說出口卻又懊惱自己直白的言語。
“我知道。”一松並沒有被惹怒。他面色平靜,比平時稍微睜得有點大的眼眸里深藏著一些複雜的情緒,萬分認真的看著照片。
チビ太深知自己說錯話了,可是一想到許久以前的空松事變就覺得心裡悶悶的,吐不出道歉的話來。

兩個人又這樣坐著過了許久,チビ太忍不住打破沉默:“都過了這麼久了,就別再傷心了。”

“我可是一點都不難過,也沒有什麼遺憾的。不需要費口水安慰我這個沒用的垃圾。”一松看上去好似真的完全沒有負擔。
“... ...”
“每個人都是孤單的來到這個世界上,然後又孤單地離開這個世界,”一松緩慢地站了起來,不知道是不是坐得太久了而身子微微顫抖,動作有點不利索。

這是一松第一次主動和チビ太談論空松的離開。

一松走到桌旁端起和菓子,又再次折了回來。
他走到空松的靈位旁邊站定。
“既然命運早已注定了每個人的離去,就沒有什麼好悲傷的——”
一松挑出了其中最大,色澤最好的菓子放進了照片前盛著水果的盤子裡。
他注視著黑白照片,眼底一片暗色。

... ...以前你總是把最好的留給我,現在輪到我了。

“因為既定的事實不會因為你的難過而改變,還不如把注意力都放在自己可悲的未來上。”
聽著一松平淡消極的話語和毫無波動的語氣,チビ太有點迷茫。

怎麼會呢?明明能感覺得到那深重的感情。

他思索著一松隱藏在話語下的詞義,也無心再逗留,告別過后便沿著河邊走回家。

一松的話讓チビ太想起許多事情。

是一個與此刻極為相似的傍晚。

溫柔的風帶來夏天的絮語,天邊的火燒雲很漂亮,鮮少人停留的關東煮小攤迎來了一位特別的客人。
夕陽下的身影跳脫妙曼,染上橘紅色的深棕色秀髮和那雙比車矢菊寶石要淺色一些的眼瞳。

怦然心動。

最後他妥協了,度過了他一生中最美好的日子。
最後的最後,在女孩離世之際,他的內心也同時住進了一個影子。

那是他所愛的關東煮也不能比擬的。

チビ太低頭走過轉角,迎面而來是一個略焦急的呼喊。
“チビ太!”
チビ太回過神來,看到了抓緊他袖子的椴松。
又是煩人的六胞胎兄弟!可是六倍的麻煩已經變成五份了... ...
想到空松,チビ太有點黯然。

“チビ太,上次喝酒的時候我有沒有漏了些什麼在你那?”
チビ太覺得不耐地皺了皺眉,不過還是費神仔細想了想。
“... ...好像沒有,我沒注意到。”
他抓抓頭,不忍心看到椴松的大眼睛失去色彩,又說:“要不你到我那兒找找看?”
椴松應了聲,默默跟在他身後,連平日抓著不撒手的手機也不理會了。
チビ太不禁側目,難得見到一直喜歡作弄人的椴松那麼著急的表情。

五年了。

他是釋然的。至少椴松一直以為自己是釋然了的。

從小開始,長男和三哥就形影不離,一松哥哥和十四松哥哥也常在一起玩。
被落下的他只好和同樣沒人理的二哥空松組成搭檔,一起行動。

空松總是安慰喜歡哭的他,一點也不嫌棄他的眼淚鼻涕都蹭到自己的衣服上。
即使他蠻不講理,到處惡作劇,空松還是很耐心地幫他收拾爛攤子,處處維護著他。
等到他們都長大了,椴松也不再動不動就哭了,空松卻仍然隨身攜帶他小時候最愛吃的糖,依舊溫柔地對待每一個兄弟。

兄長如父。

空松對他來說,不僅僅是哥哥。
爸爸外出工作時,他還擔當起了父親的角色。
不論是照顧人還是安慰人,空松都很有一套。
就算到長大後,空松也是個完美的傾聽者,一些對家人說不出口的事也能輕易對他吐出。

椴松逐漸意識到了自己對空松不知何時變質了的感情,也發現了對空松抱有著同樣想法的一松。

之於椴松,空松是特別的。

他如兄,如父,如友,亦是椴松一直憧憬的對象。
所以就算得知他的死訊,椴松也告訴自己不需要悲傷,也不可以悲傷。
因為... ...他們至少曾有過美好的回憶。他們曾經一起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,一起互相捉弄,一起度過了二十年。

他們的皮膚之下流動著的是同樣的血脈,所以不遺憾。

可是在發現有著空松相片的項鏈不見后,椴松還是控制不住地害怕。
害怕唯一一個空松留下的信物消失以後,他再也想不起和空松之間的點點滴滴。

那是空松死前一個月送給他的禮物。
銀鏈穿過小小的愛心,把蓋子打開便可見到空松的笑臉。

“哼,這樣的話小椴在我不在旁的時候也可以見到我了。”

我有一直好好保管的哦,空松哥哥。
就算你走了,我也沒有哭。
我已經長大了,就算沒有你的保護我也可以過得好好的。

チビ太用手撐著臉,歪頭看著椴松拿著項鏈露出安心的笑,又大又圓的眼底是深深的眷戀和慶幸。
他忽然想到了一松所說的話。

“每個人都是孤單的來到這個世界上,然後又孤單地離開這個世界。”
“既然命運早已注定了每個人的離去,就沒有什麼好悲傷的。”
“我可是一點都不難過,也沒有什麼遺憾的。”

騙人。

什麼一點都不難過?什麼沒有遺憾?
都是在騙人。

一松和椴松都不斷地在欺騙自己。
因為只有當他們覺得一點遺憾都沒有時,他們才能讓自己繼續安然地生活下去。
這麼多年來不斷重複的話語告訴別人自己不在意,卻也提醒了自己對空松的感情依舊。

不是不難過,不是沒有遺憾。
是還遺憾,還想念,還心痛。
即使飛躍的時間也不能治愈心中的傷口。

——包含著無法言說的愧疚和歉意,最痛苦的淚水從心裡流出,為自己以前做過無數傷害過你的事情,和在你生前還沒做到的事情。
這些思念流向名為空松的天空,有別於親情,甚至越過血緣的羈絆。再多的字詞下隱藏的不過是短短一句——

我還愛著你,如初。

End

後記:
反復看了自己的小學生作文之後,突然就覺得,在下寫的東西都好空泛...
算了,大概是改不了了,在下的文風。
——不不不不,下次一定要寫出大大們的風範,來一篇甜甜的日常吧!(握拳
... ...其實我真的不會寫同人啊啊啊啊啊怕崩得厲害
總之,謝謝不嫌棄在下的文筆ovo

【若葉松】大概是單箭頭暗戀

食用注意:
1.宗教松
2.假文藝
3.一點點花吐症
4.很雷的choro第一人稱視角
5.完全ooc
6.爛文筆
...太喜歡阿松了,這是第一次寫文
而且想不到題目...
總言而之,不好吃Q Q


“輕松哥哥——”
一抹明黃色的身影突然闖進視線範圍,我抬起頭向他望去。
“——找到你啦!”他揚起孩童般天真的笑臉,蹦蹦跳跳地揮舞著袖子向我的方向飛來。
是的,飛來。
——潔白的羽翼仿佛不會染上任何顏色,就像它的主人一樣。
我從河邊站了起來,伸出雙手,頓時被來人撲了個滿懷。
“今天也是來看守我的嗎?十四松。”
“嗯嗯!今天我也來找你玩了哦輕松哥哥!”
“什麼啊,不要忘了自己的本職。”
“嗯,我們今天玩什麼好呢?”
“要好好執行你的任務啊十四松,不要只顧著玩啊。”
“野球怎麼樣?啊啊,詞語接龍好像也不錯呢!”
真是的,還是像以前一樣的答非所問。
不過,心裡卻稍微地感到了高興與歡喜。
——不論是十四松的到來,還是這些無謂對話。

距離和十四松的第一次見面,已經是許多年前的事了。
但是我還能清晰的憶起每一個細節。
——神的壽命太長了。
對於人類,幾十年前的東西早已全然忘記。之於我,幾百年也不過是一瞬。
那天我正站在河中央盯著自己雙腳之間的鐐銬,想著要不要賣惡魔小松一個人情,把這看似脆弱的牽制給做個了斷。
——畢竟神也不是全都做到無欲無求的。
我對於這枯燥的守河生涯已經有點厭煩了。
正想著召喚小松前來時,我就見到了十四松。
——我從未看見過那麼單純的笑顏,不摻雜一絲污穢。
單單只是那雙眼睛所釋放出的純粹的善意,便足以驅散我心中遍佈的黑暗面。
即使知道他是天神派來監視我的人,我也任性地放棄了出逃的念頭。
——人類的想法總是如此多變,不是嗎?
曾經為人的我當然也不例外。
如果留下來可以繼續見到這個笑容的話,那麼稍微忍受一下也不錯。我那時這麼不負責任地想著。
視線向下移,瞄到了連著雙腳的深灰色環形。
——雖然有點不舒服... ...
我聽著名為十四松的天使在耳邊嘮嘮叨叨的,久違地有些無奈,但也有些歡喜。明明才第一次見面啊。
——不過我怎樣都無所謂了。

“——啊!我知道了!”
我把十四松輕輕地放在地上,漫不經心地問:“哦。怎麼了?”
“我們——來玩捉迷藏吧!”
“什麼嘛——我們只有兩個人... ...”
“Hustle Hustle!Muscle Muscle!不要那麼嚴肅嘛輕松哥哥!”十四松毫無顧慮地張大嘴巴笑著。
——仿佛永遠不知道疲倦般地笑著。
我愣住了,低頭向河面望去——
那是一張一看了就讓人提不起勁的臉。
不知道何時,我已經習慣了嘴角兩邊向下撇去,作出仿佛全世界的人都欠了我什麼似的表情。
——多久沒有笑了?
就算與十四松在一起,也只是單純地感到喜悅而已。或許還有一點點的迷惘,好像有什麼迷題縈繞在我的心中,揮散不去。
“吶吶!輕松哥哥我們一起睡午覺吧!”
“誒——為什麼,剛剛還說要玩的。”
“累了!”十四松笑得瞇起了眼睛,完全看不出疲倦。
“... ...十四松你真是難懂啊,但是卻意外地好懂呢。”我嘴上說著讓人捉摸不透的話語,自然地牽過十四松白嫩的手向湖中潛去。
——我到底有多久沒有笑了呢?

“唔——輕松哥哥的床好——大好——軟!”十四松在我的床上翻滾著,就算在旁邊也能感受到他的歡喜。
“小心點——啊!”
“嘭!”
“輕松哥哥!”
伴隨著十四松的驚呼,我毫無形象地趴倒了在地上。
“好痛——十四松你... ...”我揉著額頭,埋怨的話還未說完,便被十四松打斷了。
“嗚嗚嗚QWQ輕松哥哥你沒事吧!!!”十四松眼中盛滿了眼淚,可憐兮兮地向我撲來,讓我一個措手不及,就被撲倒在地。
“嗚嗚——輕松哥哥你還痛嗎,我幫你吹吹!”說著,他便撩起我的劉海,呼呼地吹氣。
——!
溫熱的氣體碰撞著我的皮膚,悄悄撥動了我心中的某根弦,我的臉漸漸的開始發熱。
十四松還用他濕漉漉的眼睛望著我。
“... ...”
“——不管怎樣十四松你快從我身上起來啦!”
真是的,這樣的表情真讓人沒法忍心斥責他。
... ...
... ...
呼——
終於睡著了。
我側躺在十四松身邊,仔細端詳他稚氣的臉。
我捏了捏他柔軟的臉頰。
——啊,手感意外的好呢。
我把臉貼在他的臉上,忍不住輕聲叫著他的名字:“十四松... ...”
“...唔。”十四松突然翻了個身,雙手向我這邊摸索。最後他抓住了我的手不放,才又安心睡去。
我心裡一陣歡喜,只為這個不能再單純的動作。愉悅地看著我們相扣的手,沒忍住,輕輕地吻上了他的手指。
“... ...十四松。”
我用空閒的左手描摹十四松的輪廓,他的氣息和身體都縈繞在我身邊。
心裡如同我們交纏的呼吸一樣甜蜜。
單單是看著他、感受著他的體溫,安心感與幸福都快要滿溢而出了。
“十四松。”
“我——”
呼之欲出的答案遲遲不肯吐出。
——他不可以被任何庸俗的感情沾染,就算是神的,也一樣。
“——”
我捂住了嘴。
——無法訴說的感情化為一朵朵雛菊從我口中綻放,小小的淡黃色的雛菊逐漸透過指縫融入空氣之中,消散不見。
——雖然看不見,但我知道我一定是笑著的。
僵硬的嘴角像練過無數次般地向上揚起。
困擾了我許久的迷題終於被解開。
我終於知道答案了。
——那是我說不出口的、只能永遠埋藏在心的暗戀。

在心中狂亂呼喊無數次的感情,即使不能傳遞給你也沒關係。
因為我會一直在你身邊。
——直到你的雙手放開為止。

End

在下的文筆完全不夠火候,有些地方寫不到位,所以會平平淡淡地,劇情毫無波動(x
→總括來說就是吃不到甜味也感受不到刀子

嗯。謝謝對在下爛文筆的寬容ovo